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向峰 > 日本国际化过程中的语言障碍

日本国际化过程中的语言障碍

经人介绍笔者和东京某大学的一个博士生结成对子:我帮她学英语,她纠正我的日语。这女孩家境并不富裕,为了去英国留学把辛辛苦苦打工挣来的100万日元交了学费去上强化班,半年下来听说能力还是很低下。其实她不笨,用功还要强,可是外语这个坎被卡得死死的,委屈得眼泪汪汪的,着实让人同情。

话说栽倒在语言关前的日本人可远远不止她这一介平民。前首相森喜朗在一次多国领导人高峰会上在美国总统克林顿面前故意卖弄自己的英语,结果把作为开场白的“Howare you?(你好吗?)”说成了 “Who are you?(你是谁?)”。莫名其妙的克林顿回过神来马上回敬一个玩笑,说“我是希拉里(现国务卿)的丈夫”,森不明就里,以为克林顿说的是“I'm fine. And you?(我很好,你呢?)",于是生搬硬套地说了一个“Me too”以示回应。殊不知这个“Me too”寒暄的套话里固然是“我也很好”的意思,在当时实际的语境里却应该理解为“我也是希拉里的丈夫”。这个笑话也由此成为经典,经久不衰。

日本人的外语能力的确不敢让人恭维,这倒不是说咱们中国人在这方面的能力就一定比日本人强,记得笔者第一次跟外务省联络时对电话那端的纯正美式英语非常纳闷,直到见到对方本人才最后确定她是日本人。一般来说,受过良好教育的日本人的外语阅读能力其实并不差,只是在听和说方面常常遭遇瓶颈。人的语言能力和努力程度甚至智商本来就不完全成正比,而日本人在起跑线上就吃亏了。这是因为日语的发音过于简单,虽然它有一个由50个元音和子音组成的“字母表”,但是包括元音(韵母)和辅音(声母)在内的发音音素比英语和汉语少了许多,尤其是辅音。比如“志向”、“思考”和“施工”三个词汇在中文里的发音迥异,在日语里却完全相同,日语的发音之“简略”可见一斑。 

所以说日语虽然有a,i,u,e,o这五个基本元音却仍然“五音不全”,要日本人学会汉语里的四声和连我这样的南方人都容易搞错的翘舌音和后鼻音,那真是难为他们了。日语里面根本就没有卷舌音,日本人常常“热”和“乐”不分,我就亲见一个在日本呆久了的李性朋友也跟着搞错,差点把自己说成是“日小姐”了。在语法结构上,中文和英语的都把动词放在宾语前面,这一点和日语正好相反,当然也让不少学外语的日本人感到别扭。另一方面,和创造了像“民主”、“干部”等后来又反哺到汉语里去的新词汇的近代日本人比起来,战后的日本人接触新鲜事物以后更多用“拿来主义”的方法把它音译(而不是意译)成日语。虽然他们也向英语“回赠”了salaryman(公司白领)等个别词汇,因为长期用惯了从door(门)、elevator(电梯)变来的英式日语,等他们张口说英语的时候这些词又成了面目全非的日式英语了。

既然日本人在外语学习上有天生的劣势,就应该在这方面对症下药。问题是大学对这个外语和留学不够重视,外语教学水平低,课时也少;而把外语视为畏途的日本学生也越来越不愿意走出国门。从整体来看,由于中日之间存在的千丝万缕的历史和文化渊源、经济贸易关系、人员往来以及地理上的便利,精通中文、通晓中华文化的日本人并不少。但是据本人的观察,能熟练使用英语的人实在不多,有报道称参加托福(TOEFL)考试的日本人的平均成绩甚至比北朝鲜、蒙古和缅甸的考生还低。

这就是为什么在东京的苹果公司专卖店的销售人员中还会有美国人和印度人吧。外国公司在日本尚且还要照顾到那些只会英语、不会日语的客户,近年来加速向海外扩张的日本公司岂不更应如此?去年夏天日本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乐天宣布在2012年前把公司的工作语言改为英语,两年之内英语水平不过关的管理人员将被炒鱿鱼,低层职员也会因此丧失晋升的机会。消息传来震动了不少白领,一时间语言培训机构爆满。不过除非本土大学加快培养国际化人才的步伐,日本公司恐怕只有招收更多的外国员工了。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