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向峰 > 东京的奥运“空梦”

东京的奥运“空梦”

受多年的超低利率甚至零利率政策的刺激,日本家庭主妇投资收益率较高的外国债券或外币存款蔚然成风,难怪在东京申办2016年夏季奥运会失利以后,有人笑言说为胜出的里约热内卢融资的还是这些渡边太太一族。现在东京申办2020年奥运会的征程再次扬帆起航,“申请费”就是一笔不大不小的款项,实际承办的费用至少超过百亿美元,渡边先生和太太们又是怎样评估这笔投资的风险呢?

事实上,同样的问题,答案早就有了,就看他们愿不愿意改选更张了。在国际奥委会对2016年奥运会的候选城市的第一轮测评中,东京凭借交通和财力等优势获得最高的总评分,但在当地居民的支持度方面东京却是4个申办城市中最低,只有55%。虽然到临近投票的时候,日本方面称民意支持率突破了70%,但终究于事无补。很显然,如果东京人自己都半心半意,在多个城市激烈竞争的情况下,国际体育界有怎么会相信他们会在2020年受到热情的接待?

有了前车之鉴,负责申奥官员们表示这次一定要把支持率稳定在70%,为此他们也煞费苦心:申奥评议会的64名成员里不仅有担任日本体育协会名誉会长的前首先森喜朗、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米仓弘昌、“棒球之神”王贞治等财经界、政界和体育界的要人,还有流行音乐组合AKB48的制片人秋元康等文艺界名人;上周发布的申办标志—一款五色花环—采用的就是日本国花樱花,而且用日本人喜爱的紫色替代了奥运五色中的黑色,如此“里应外合”,倒也相得益彰。

众多国家和城市追逐的奥运会这个香饽饽,无非是想扩大国际影响、提升自己的地位,并借机创造经济效益。的确,泡沫经济破灭以后“失去的十年”一晃变成了“失去的二十年,”士气低落的日本人太需要重振信心了。北京奥运会的盛况让日本人羡慕不已,也让他们怀念起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那个黄金年代,奥运大旗不失为再造辉煌的一个契机。财政上,东京都政府未雨绸缪,2006年开辟的专门账户上有4千多亿日元的存款,日本政府也允诺在场馆建设等方面分摊一部分费用;相关人士预计东京奥运会不仅可以达到收支平衡,还会大大促进东京乃至全日本的投资、旅游和就业。

有道是“坐什么位置讲什么话”,政治人物应该有“大局观”,老百姓关注他们的税金的去向也无可厚非。在经济持续萧条的大背景下,家家户户都在精打计算,2016年奥运会的计划落空以后,马上就有人为150亿日元的账单惋惜,也难怪东京奥申委要将本次申办活动的预算在上次的基础上减半了。时下3.11地震灾区百废待兴,把灾区的重建作为财政的优先考虑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虽然奥申委表示将来可以把一些比赛放到重灾区的仙台,但这种把重建和复苏“嫁接”到申奥主题上的做法还是让不少人觉得很牵强。再次,最让东京人害怕的莫过于像1998年冬奥会那样的烂摊子了:申办时信心膨胀的日本人允诺承担外国运动员到长野的交通费用,最后不仅留下食言的恶名,还给当地人留下巨额债务。

其实,东京以外的日本人对东京的“霸道”也多有微词。因为每个奥委会只能推荐一个城市,仓促决定申办2016年奥运会的东京抢了先发的福冈的“道”,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关于3.11地震是“天谴”和反对申奥的人是“傻子”的言论也让不少人心存不快。话有说回来,此次东京能否如愿以偿还要看对手的综合实力。目前加入竞争行列的城市有马德里、罗马、伊斯坦布尔、卡塔尔首都多哈和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考虑到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的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财务状况、国际奥委会有“喜新厌旧”的习性以及韩国的平昌已经获得2018年冬奥会的主办权的事实,东京的主要竞争对手应该是位于奥运会“处女地”—中东—的多哈和伊斯坦布尔。没有了天时、地利的优势,即便是在“人和”方面,东京没有像姚明这样有国际人气的明星帮着拉票,却有一个口无遮挡的当家人,看来渡边太太们的“奥运基金”还是会投到海外。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