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向峰 > 处理南海争端需要全局眼光和细腻技巧

处理南海争端需要全局眼光和细腻技巧

因菲律宾骚扰中国渔民在黄岩岛海域正常作业引起的中菲船只对峙进入第四周,来自四面八方的官方或非官方的报道和分析也继续占据国内主要门户网站和报章的显要位置,“杀鸡儆猴”、“重拳出击”等迎合大众口味的口号也不一而足。但是领土争端的解决终究是个旷日持久的过程,维护国家利益不仅需要全局思维和软硬兼施,细腻的外交技巧同样不可或缺,而时下官方在与民间沟通时不够积极和充分,很容易导致民间思想混乱,这样反过来可能对政府的后续行动造成制肘。

      当代国际关系正处在从强权政治向以多边主义和国际法为主轴的国际秩序转移的过程中,任何一方挑起战火都会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更何况是主张“和平发展”、作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国。我军著名战略专家乔良就曾表示,虽然他对“军人天生为战胜”坚信不移,却也认为动武永远是争取国家利益的最后选项。菲律宾是小国,硬对硬的来自然不是中国的对手,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在美、菲之间有《共同防务条约》的背景下,虽然美国不至于为菲方火中取栗,中国的外交决策不能不有投鼠忌器的顾虑。更重要的是,与中国有领土纠纷的邻国还有日本和印度等军事强国,若为黄岩岛兵戎相见,短期军事上的小小胜利非但没有杀一儆百的效果,反而会打草惊蛇,周边国家不仅会加速抱团或自我武装、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进而导致中国周边的战略环境恶化,使中国的国际形象受损。

      有鉴于此,国防部长梁光烈近日表态说,解放军只会要根据国家外交的需要展开行动,目前的僵局应该可以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外交当然需要有强大的国防力量做后盾,也需要和海上执法部门和海南地方加强协调。80年代我国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针非但并没有得到各方的响应,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还恃机在南海地区大肆圈地、攫取资源。所以说,我们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奋起直追,灵活运用历史依据和国际法加大对自己话语权的宣传力度,加快对南海油气、渔业和旅游资源开发的步伐,在相关岛礁和海域上加强执法和军事存在,在避免军事冲突的前提下造成对自己最有利的既成事实。

      折冲樽俎、讨价还价是国际关系的常态,无论是菲方要求国际仲裁也好,狐假虎威也罢,都是正常的外交手段,国内媒体没有必要借用“仁至义尽”、“出尔反尔”这样的词汇提高到道德的层面。另一方面,当下很多民众的看法—即中国在百般“忍耐”之后反而吃亏—既是过去“韬光养晦”战略的合理成本,也是官民之间沟通不足的后果,也给政府灵活处理争端平添了民意上的阻力。外交纠纷毕竟牵涉到各方的利益和情绪,外交部门需要向老百姓解释其中原委,一则纳税人有知情权,二则获得民众支持才有利于一致对外。

      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技巧和细节都很重要。互联网时代老百姓获取信息的渠道多种多样,官方的语焉不详很容易造成误解,而中外争端中的“恶人先告状”的现象又常常造成中国在国际舆论上的被动,而一味地强调“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显得空洞,需要翔实的历史证据和国际法的支撑。2010年中日撞船事件期间,日本外务省就曾主动出击、对他们认为“不实”的报道进行纠正和批驳。师夷长技,考虑到菲方在1997年以前从未对中国政府对黄岩岛行使主权管辖和开发利用提出过异议,外交部何不把相关言论和地图等资料整理后公开,并向各国政府和媒体进行说明以谋求理解?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