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向峰 > 不愿出国的日本年轻人

不愿出国的日本年轻人

近期美国权威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已经连续两年成为在美留学生的最大来源地。与此相对照,日本学生比前一年度减少了14%,不到韩国学生的三分之一,而韩国的总人口比日本少了七千多万。笔者的母校—南加州大学—的国际学生人数连续十年名列第一,在学校做助教的时候“经手”的本科生近的来自墨西哥,远的有刚果共和国和科威特,唯一的日本学生也是长在上海的中日混血儿。十年之内日本留学生减少了一半,让希拉里国务卿都感到惊讶,并促使日美政府决定加强两国青少年之间的交流。

说来奇怪,就在日企纷纷往海外“开辟疆土”、无数中、韩两国的年轻人为了飞越重洋埋头苦学的时候,大和民族的莘莘学子怎么就甘做“宅男宅女”呢?其实,近二十年来的高中毕业生人数大减和大学扩建、扩招等因素,在日本考大学早就没有了挤独木桥的战战兢兢,没有必要为了一纸文凭出国。在日本呆久了的外国人也不难体会到,这里的生活实在安逸了:虽然不少人也要打工糊口,但是这边治安好,干净卫生,交通方便,连电车晚点几分钟都很少见,到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去求学还真需要不一般的勇气。

留学理所当然地要考虑到钱的因素,这在不安定的后泡沫经济时代尤其如此。虽然学科不一样学费不同,但是私立大学的早稻田大学的学费大致比东京大学贵一倍;同为私立大学,早稻田的学费只相当于像南加大这样的美国私立大学的四分之一,所以在日本上大学当然比在美国更划算。不过如果单纯从费用的角度上考虑,去中国留学应该相对便宜,但这几年在华日本留学生虽然在人数上大体保持稳定,比重却越来越小。

负笈远洋归根结底是一种自发、自愿行为,和他们先辈们比起来,当今的日本年轻人把外语和外国视为畏途,连外务省发言人都认为他们思想偏狭。在有成千上万学生出没的早稻田大学校园里,若干份供人免费取阅的英文《华尔街日报》居然每天都有“滞销”。曾经主持联合国难民署10年之久、76岁高龄的时候又出任日本政府对外援助的执行部门—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的理事长的绪方贞子去年到东京大学做报告时勉励新一代的精英们学好英语、参与到全球化的大潮中去,居然有学生反问她偏安一方的思想有什么不好—真不知道这位战后留学美国、走遍世界各个角落的国宝级老祖母当时有什么感受。

话又说回来,如果出国镀的“金”在日本得不到认可有关,自然得不偿失。一位早年在海外拿到博士学位的早大教授就坦言说他现在不鼓励自己的学生出国,原因是20年前他学成回日本后发现那些从未走出国门的人已经把好位置都占据了。也难怪,在门户之见和等级观念根深蒂固的日本社会,勤学多问不见得是件好事,嫉才妒能的人无处不在,跳槽尚且是禁忌,循规蹈矩、唯唯诺诺才是正道。公司的招考标准是根据本土学生的情况设计的,他们要的是应届毕业生,并不会给留学归国人员加分。据在某大公司任课长的一位朋友的说法,如果公司觉得有必要会选派员工出国培训,并不稀罕毕业生手上的洋学历。可是即便是这些“公派出国”的人回来后也常常不能学以致用,受到排挤、不能顺利晋升的消息也时有耳闻。

按说不拿外国学位的交换留学也不失为拓宽学生视野的一个途径。但是日本的新学年都是4月份开始,8、9月放暑假,秋季学期从9月底或10月初开始、跨过元旦假期后到1月底或2月初才结束。这样的时间安排和欧美大学的学制有冲突,学生很难两头兼顾。事实上,大学四年里最适合出国留学的是第三年,而日本企业的招聘恰恰针对的是大三学生,此时出国无异于放弃自己的工作前程,所以总人数超过一万的东京大学去年春天仅有48名学生在海外留学。为了加快国际化的步伐,东大正在考虑改成秋季入学以便与国际接轨,一些企业界人士也表示赞同,但是这种的说法早80年代就有过探讨,此番改革能否水到渠成,尚不得而知。

推荐 24